「欧巴桑」真的都很厚脸皮吗?

735℃ 890评论

「欧巴桑」真的都很厚脸皮吗?

文/田中光

本书一直是站在「欧巴桑都很厚脸皮是一种偏见」的立场,探讨这种偏见的形成原因。

例如我认为「『厚脸皮欧巴桑』在电车里大量出没的时段,很可能原本就是中高龄妇女的比例较高的时段」(本书第一五四页),以及「团块世代中的女性刚好在这个时期达到『欧巴桑的年龄』。不论性别或年代,总是会有一些厚脸皮的人。但是当母体人数增多时,就会让人产生到处都是厚脸皮欧巴桑的错觉」(本书第一三二页)等等。

但是「欧巴桑都很厚脸皮」这样的观点如今在社会上早已成了定论,就算我嗤之以鼻地说那只是偏见,大概也不会有人认同。再加上我自己也是他人眼中的典型欧巴桑,更让我感觉自己的论点少了一些说服力。因此在本书的最后,我想要站在「欧巴桑这个年龄层真的都很厚脸皮」的立场,试着探讨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

中岛隆信在《欧巴桑经济学》一书中主张,女人在历经结婚及生育,成为全职主妇之后,从「女性魅力」中所能得到的好处就会减少,但维持「女性魅力」的成本却会增加。当她认为「投入的成本已超过维持女性魅力的好处」时,就会「变成欧巴桑」。换句话说,正因为这些欧巴桑已经放弃了「女性魅力」,才会变得厚脸皮、恬不知耻。

为了掌握一般民众对「欧巴桑」的观感,我试着在网路上搜寻了一番。结果发现「Yahoo!知识+」上有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常有人说欧巴桑都很厚脸皮,是真的吗?」

发问者在提问中首先举了在街上看见厚脸皮欧巴桑的例子,接着说道:「同样是欧巴桑,其实还是有很多彬彬有礼的人,像我就认识很多『客气的欧巴桑』。但一般人还是觉得厚脸皮的比较多,我自己也这幺认为,为什幺她们会这幺厚脸皮呢?」

回答的人则大多秉持「并非只有欧巴桑才厚脸皮」、「只是厚脸皮的欧巴桑比较引人注意而已」,以及「因为她们放弃了女性魅力」等理由。获选为最佳解答的文章则只是把以上这些理由综合在一起:

应该是因为生活上的各种场合都能观察到欧巴桑的厚脸皮行为。

毕竟欧巴桑可是无孔不入、神出鬼没的。

但是厚脸皮绝对不是欧巴桑的专利。

厚脸皮也分很多类型,而且不管是年轻女孩还是中年大叔,厚脸皮的人可说是到处都有。

有些人狂妄自大的程度,会让你觉得厚脸皮的欧巴桑相较之下实在是可爱多了。也有些人不仅厚脸皮,而且行为充满了恶意。现在引发舆论挞伐的公务员正是最好的负面例子,像那种人到处都有。

.为什幺她们会这幺厚脸皮?

我认为最大的理由,是这些欧巴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忘了自己是女人。

习惯了厚脸皮的生活之后,就不会觉得有什幺不对,非但不会感到丢脸,甚至还会产生快感。

当然这世界上高尚的欧巴桑还是很多的……

(Yahoo!知识+,二○○七年十二月二日)

「有很长一段时间忘了自己是女人」的意思,其实就是「放弃了女性魅力」。如此看来,中岛主张「欧巴桑就是放弃了女性魅力的女人」,这项见解确实符合一般社会观感。

但我在第五章提出过这样的疑问:「在通勤时段的电车里,那些身穿西装的男人为了抢座位更是毫不客气。难道这代表反正男人本来就不具备『女性魅力』,所以厚脸皮的程度跟『放弃了女性魅力』的欧巴桑旗鼓相当?抑或必须原本拥有『女性魅力』却狠心放弃,才符合『厚脸皮』的定义?」如果没有办法为这个疑问提供一个合理的解答,我们就不应该将「放弃女性魅力」当成厚脸皮的理由。

除此之外,有的回答也与中岛主张的「欧巴桑大致等于带过孩子的全职主妇」不谋而合:

.为什幺她们会这幺厚脸皮?

以下是我的主观看法。

女人往往必须养育孩子,因此在一定期间内与社会脱节的可能性比男人大。

而且有很多女人在生了孩子之后就成了全职主妇。

因此在我的想像中,她们厚脸皮的原因就在于较缺乏社会性,而且生活在容易以自我为中心的环境里。

「社会性」这个词彙本身包含很多意思。日本《大辞泉》辞典(增补‧新装版)的解释是「维持社会生活的素质与能力」。

身为全职主妇的欧巴桑真的缺乏社会性吗?

中岛举出欧巴桑会做的两件典型的事,那就是「挤进电车的座位空隙」及「使用男厕所」。但欧巴桑在做出这些行为的时候,当然很清楚接下来可能要处理麻烦的沟通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隔壁的乘客可能会抱怨「很挤」,或是在厕所门口可能会遭人提醒「那是男厕」,但欧巴桑有自信能为自己的行为辩白。就「不害怕与陌生人进行麻烦的沟通」这一点来看,我们甚至可以说欧巴桑的社会性是相当高的。

我在第三章曾经提到,明治时期的日本政府为了推动「富国强兵」而主导性别职责分工的观念,让女人专心在家里生孩子、带孩子及做家事,不要过度投入学业、工作,甚至是政治。当时的妇女没办法读书、没办法工作、没有参政权,甚至没有选择结婚对象的自由。而且由于没有确实的避孕方法,没办法控制要不要怀孕,就算赔上性命也只能一个接着一个生下孩子,人生完全没有选择的自由。

但难道男人就活得自由自在吗?不,事实上并非如此。男人有当兵的义务,在战争时期得上战场打仗。他们必须奉献自己的生命,以「守护家人」的使命感掩盖想要回到家人身边的渴望,那种挣扎与痛苦是外人难以想像的。

爆发第一次中日战争的时候,战死的日军士兵约有一万三千五百人,其中约九成死于疾病。这些因霍乱或脚气病而失去性命的男人,甚至无法说服自己「这是为了守护家人」。日俄战争时,士兵死亡人数暴增至第一次中日战争的六倍(一说为九倍)。到了太平洋战争时,虽然有成千上万的一般民众也死于非命,但身为士兵最悲哀的一点,就是他们不但有可能被杀,而且就算再怎幺不愿意也必须杀人,当然,这些士兵都是男性。

他们可能带着残疾在战后度过艰困的余生,甚至可能遭流放至西伯利亚而无法返家,理由只因为他们是「男人」,所以必须当兵(当然也不能忘了有很多女人被迫成为慰安妇,理由只因为她们是「女人」)。

战争结束之后,男人虽然不再有当兵的义务,却必须背负「男人要坚强」的强大压力。

一旦生为「男人」,就得从小被迫接受「要像个男子汉」、「不能哭」、「不能示弱」这些莫名其妙的观念。女人不擅长运动只会被说「好可爱」,男人不擅长运动往往会遭到耻笑。在校成绩不好,男孩子所受到的双亲责备也往往大于女孩子。女孩子体弱多病有一种「娇柔之美」,男孩子体弱多病则只是一项缺点。

在我就读大学的时候,某次上课途中,突然有个男同学举手告诉老师「感觉有点贫血,想到保健室休息」。在那之前确实曾有好几次是女同学对老师提出这样的请求,但男同学提出要求还是头一遭。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男生也会因为贫血要去保健室?」然而回想国中、国小时,在朝会上突然昏倒的大多不是女生,而是男生。女孩子因为有月经的关係,天生容易贫血,因此从小就被告知「感觉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但男孩子往往只能强自忍耐。

出社会工作后,不管男性或女性都必须承受各种压力,但日本男性的最大压力来源,恐怕是「被社会认为持续工作是理所当然的事」。直到十年前都还存在于日本社会的「男女别退休制度」,从另一个角度看,正是以「男人必须一直工作下去」为前提。

如今的社会虽然较能容许各式各样的价值观,但「男人必须养家」的观念依然相当强烈,成年男性如果在家打理家务,不会被称为「家管」或「家庭主夫」,而是会直接被视为「无业」。现在不结婚、不生小孩的女人越来越多,「女人应该乖乖结婚、生小孩」的观念越来越淡,相较之下,男人承受的社会压力可能比女人还大。

男人若不能在社会观感与生活方式之间巧妙取得平衡,就必须为了贯彻生活理念而彻底无视社会观感。如果这两点都做不到,只是勉强迁就于社会观感,精神状态迟早会出现问题。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的男人(尤其是中高龄男性)相当多,或许原因就在此。

另外还有一个很可能会导致中高龄男性自杀的原因,那就是更年期障碍所带来的严重忧郁症。过去有很长一段时间,更年期障碍被视为女性特有的疾病,但近年来因已故的漫画家原平生前写下的各种有关更年期障碍的传记性作品,社会大众才理解原来男性也有可能罹患更年期障碍。虽然有很多男性根本感觉不到症状,但因重度忧郁而自杀的例子也不少。

至于女性则非常清楚自己迟早会面临更年期及停经,因此就算出现了症状,也会向朋友求助或是到妇科就诊,设法让自己度过难关,但男性可能甚至不会察觉身体的异常是因为更年期的关係。

以前述的贫血症状为例,男性大多不习惯表达身体的不适,也不擅于日常生活中的「闲谈」,也就是非工作所需的沟通行为。「最近常觉得不太舒服」、「该不会是更年期障碍吧?」男性唯有学习女性跟他人进行类似这样的对话,才能避免独自烦恼,并可藉由与他人交换资讯来找出解决办法。

男人从小被灌输的观念,是将吐露身体的不适当成「示弱」的行为,而且从石原都知事的「老太婆」发言亦不难看出,在大众的观念里男人必须「一辈子奋斗」。正是这样的观念,让男性更年期问题长久以来一直没有受到注意。男人越想活得「像个男人」,自杀或「孤独死」的风险就越高。

除了年龄以外,社会上还存在着各式各样的「男女双重标準」。所谓的「标準」虽然是相当方便的东西,却也常常成为生命的枷锁。但只要能够抱持着「枷锁随时可以卸下」的想法,生命就会变得轻鬆许多。「放弃了女性魅力」的「欧巴桑」正是我们的最佳模範,我们可以从她们身上学到的事情太多了。

「跟她们多学着点,但是别叫她们『欧巴桑』!」这就是我想要提倡的处世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