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里我们都有,不安全感

325℃ 208评论

文/陈雪

年轻时不认识自己的不安全感,只以为那表示我爱得深,那是爱情必然带来的痛苦,因为是痛苦,就想躲避,当时交往的对象风流多情,我以为我只要可以比他更「多情」,就能够全身而退,好强的我不想问对方「爱不爱我」,我不愿说出「我觉得很不安」,我深知我需要他多过他需要我,我在乎他多过他在乎我,我在他身上寻找所有自己缺乏的特质:自信、力量、丰富的阅历,我不自觉将他当作生活全部重心,我在乎他的一举一动,他像太阳闪亮,特别映照出我的渺小,在两人的关係里我患得患失,我还不懂得爱情里最需要的是自己的独立,我苦苦思索,只想找到让自己好过的方法,后来有旁人追求我,我赫然发现处在竞争关係里,他变得比较在乎我,我以为如果我也能让他不安,他就会一直注意我。

此后,种下了我无法在感情里专心的祸根,看起来也风流多情的我,看似胆大妄为,其实骨子里是个懦夫,我不敢专心投入在一段感情里,一旦发现自己过于专注,我就会想办法让自己「分心」,我害怕失去,害怕处于弱势,害怕对方展露出对我失望的样子,太多害怕使我分辨不了自己真正所爱,所有逃避的方式,都让我的感情越来混乱,我以为可以用分心来转移不安,却又种下更多不安,演变成内心深处一个严重的缺失,我不敢认真去爱,以至于变得无能去爱。乍看之下,我总是处在爱情的强势状态,我是那个一定会先离开的人,而这些状态没有让我真的变强,只是让我在该专心时没有专心,该离开没有离开,该坚持时没有坚持,十多年的时光,陷入一场又一场精疲力竭的爱欲纠缠。很多人爱我,却无法让我对自己更有信心,无法相信爱情,没有能力维持一段安稳的关係,不快乐也不自由。

谈过很多恋爱,却在四十岁之后才真正开始学习爱,那是将自己连根拔起的过程,所有恐惧、不安、积习,所有我擅长的「求生手段」全都必须放弃,面对赤裸而脆弱的自己,奇怪啊一个人经过那幺多看似强烈的爱情,却无法令自己多爱自己一些,长久以来我饮鸩止渴,将毒药当作解药,需要强力戒断。

我一点一点学起,才知道倘若不填补自己的破损,不治癒自己的创伤,不设法宽慰自己经历的伤痛,不找到可以让自己坚强的方法,只想靠着爱情得救,想靠着逃避解脱,这些爱、善意、美好,反过来都变成令自己恐惧的来源,因为拥有就害怕失去,经历过爱的美好,反而更畏惧失去后的孤寂,体验过他人眼中的温柔,更担心失去这份关注。「不安全感」,简单四个字,反映的是自己内心所有问题。

我够好吗?够美吗?我值得爱吗?我可以拥有幸福吗?这份爱是真的属于我的吗?这幺美好的人会一直属于我吗?

他人的美好、关注、热爱,到底可以为我带来什幺改变,拥有了这些,我就会快乐吗?如果因为这样而快乐,那失去之后该怎幺办?

「不安全感」像是从他人身上映照出的月光,照出的是我身上尚未长齐长好的自信,我还不知如何衡量自己的价值,也还没有真确地理解爱情的真谛。

然而「安全感」这种事,是越怕越没有,越小心翼翼越加速流失的,得找到那个不断漏失的缺口,找到自信缺乏的源头,不能只是拿个塞子盖上去,用爱情止痛疗伤。

分心无法减少你的不安,花心也没办法降低你受伤的机率,反覆验证对方的感情以求安心可能让对方更想逃离。处理不安,正如处理所有生命里的问题,自己的问题得自己面对,总是让你不放心的对象,只能认真思考「为何选择了他/她」,倘若是过去经验带来「一朝被蛇咬」的疑惧,要知道不是每个人、每段关係都会有相同的发展,过去的经验让我们的彻悟应该是「人生无常」,而不是「看到什幺都怕」。若是那种没来由的,不知何故总是使你惴惴不安的「对于幸福的疑虑」,「一旦把心交出去就可能会受到伤害」的恐惧,那幺更该重新衡量爱的意义。

爱情里的信任并不是「什幺都信」、「相信他永远不会欺骗我」、「爱是永恆」,而是学习在亲密的过程里,建立起自己的判断力,学习面对一个人的优点缺点、并理解人的限制,透过两人亲密的互动认识到「爱的心意可以是无限的」,但「爱的能力却有其限制」,我们只能相信对方的善意,当发生感情的变故时,不将之视为绝对的伤害,在面对挫折、失落、欺骗、伤害时,不会全面被击倒,会伤害人的都是「情绪」与「认知」,对方的「变心」、「出轨」、「外遇」、「谎言」等,更多是为了「自私」,而不是「故意给我们伤害」,因为爱情不是依靠,情人更不是救星,倘若你自觉地知道所有的关係都存在着风险(生老病死,爱恨别离),应该在相爱、还可以相处时努力珍惜,藉由两人的亲密互动学习独立,而一旦各种原因分别的时刻来临,你要知道自己不会「一无所有」,爱情只是充实你生命的方式,不是人生全部,爱情的意外伤害了你对爱情的信心,但无法抹煞爱情存在过的意义。

多年后的我,我的不安减少了,少到几乎察觉不到,我想是因为我不会再用「有一个人如何爱我」来定义自己的价值,我不再把「对方的喜怒哀乐」当作是我生命所有的风景,我慢慢建立起自己的世界,除了与伴侣共有的生活,还有属于我自己的,事业、朋友、喜好,不会因为失去爱情就失去所有,更重要的是,我慢慢拥有爱的能力,并且懂得选择有能力去爱人、能够承担爱的责任的对象,恋爱于我不再是「碰运气」,也不再仅是「不能自已的冲动」,我可以专心去爱,不再需要用分心、转移注意来避免伤害,我可以专心去爱,而不是掏空自己,越爱越怕。唯有真正专注投入一段关係之中,才得以在每一次的问题里,慢慢修补自己,使自己完整。

本文出自《我们都是千疮百孔的恋人》印刻出版

爱情里我们都有,不安全感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